• <table id="ecace"></table>
  • <bdo id="ecace"><center id="ecace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ecace"></td>
    <menu id="ecace"></menu>
  • 品牌大全

    佛象之道——談曾翔先生的佛造像


      佛法與書法皆有一個“法”字,意即方法、法門、法度、通道,而更為內在的意義是:“法”即“道”,這是我們漢文化對人生深入知解的認識,“道”攝人心,生氣韻,通經脈,達空性,在中國文化中,“道”是根源,是萬物之起始與終結,因此“道”“法”合一,道法自然,也就是說從這個意義上而言,“道”與“法”皆為自然而然的力量。在曾翔先生的身上,我們確實看到了如此的力量。他不拘泥于傳統,不被框架和界定所限制,他樂于在書寫外養字意,在人性中修佛法,恣肆縱情,酣暢淋漓,才有了今天這個關于“佛”的展覽。

      本質上在中國傳統視覺藝術領域,書法是最為抽象的,曾翔先生正是從這一層意識到“道”“法”的宏大之“象”,只有抽離了現實的表象,其內在的意義才能生成、揮發,以至于合入自然。也就是說,佛法之法乃“智、悲”之法,只有抽離了具體人生經歷的所有細節,才能體悟出生命的智慧與慈悲,也只有具有這樣宏觀的智慧與慈悲,人的存在才不至于成為浮塵,既是它就是浮塵。曾翔先生對書法與佛法的抽象性理解是他畫“佛”的開始,因此,他也相應地使用了相對抽象的方法。

      極多的佛像意味著極多的抽離,在現實中我們會看到寺院中無數的佛造像,大大小小的佛像屬于極多信徒的虔誠,在“信”的道路上一定有極多的“像”,將一種道法寓于極多的“像”中實際上是一種純化的“信”,在這個意義上,曾翔先生是一個“極多主義”者。

      此外,從單個佛像的造型來講,曾翔先生卻使用“減法”來贏得“速度”,我們知道,在佛學和藝術中,都有一個速度的問題,就是說如何“直達”的問題,佛法強調修行中的“頓悟”,速度顯然瞬間介入;藝術重視靈感“突現”,速度也毋庸置疑,因此,在曾翔先生的畫中有一種絕然的速度,讓我們看不清或者不用看清“佛”的面孔就已然獲得它的“笑容”。

      甚至,那佛像有一種刻章式的力道,抽象至僅僅一個無字印章,佛就是這樣無形而有意。曾翔先生也許正是從這種有意的無形中理解“佛法”的,更重要的是,他也正是這樣認識生命存在的深刻道理的。

      因此,在談論曾翔書法的時候往往僅從書寫的法度上去思考,當然是遠遠不夠的,無論以傳統的眼光還是用當代的理念,都不能簡單地將他納入到某種體系或系統中去。從他的個性里,我們能夠理解他從不愿意被某種事物所拘限,即使是他真愛的書法,他更愿意隨性而行,隨意揮灑,自然而然,從世俗中抽離世俗,從境界中返身境界,由此才能從佛像中回到“佛象”。

    2014年秋于浙江麗水

      孫磊,任教于中央美院實驗藝術系、山東藝術學院美術學院國畫系副教授、中國美術家協會實驗藝術委員會委員、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



    瀏覽過本文章的用戶還瀏覽過
    久久人人97超碰精品97,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,natalia 黑人大 长 吊video
  • <table id="ecace"></table>
  • <bdo id="ecace"><center id="ecace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ecace"></td>
    <menu id="ecace"></menu>